• 附錄等·舊五代史編定凡例

          多羅質郡王臣永瑢等謹奏,為《舊五代史》編次成書恭呈御覽事。

      臣等伏案薛居正等所修《五代史》,原由官撰,成自宋初,以一百五十卷之書,括八姓十三主之事,具有本末,可為鑒觀。雖值一時風會之衰,體格尚沿于冗弱;而垂千古廢興之跡,異同足備夫參稽。故以楊大年之淹通,司馬光之精確,無不資其賅貫,據以編摩,求諸列朝正史之間,實亦劉昫《舊書》之比。乃征唐事者并傳天福之本,而考五代者惟行歐陽之書,致此逸文,浸成墜簡。閱沉淪之已久,信顯晦之有時。

      欽惟我皇上紹繹前聞,綱羅群典,發秘書而讎校,廣四庫之儲藏。欣覯遺篇,因裒散帙,首尾略備,篇目可尋。經呵護以偶存,知表章之有待,非當圣世,曷闡成編。臣等謹率同總纂官右春坊右庶子臣陸錫熊、翰林院侍讀臣紀昀,纂修官編修臣邵晉涵等,按代分排,隨文勘訂,匯諸家以搜其放失,臚眾說以補其闕殘,復為完書,可以繕寫。

      竊惟五季雖屬閏朝,文獻足征,治忽宜監。有《薛史》以綜事跡之備,有《歐史》以昭筆削之嚴,相輔而行,偏廢不可。幸遭逢乎盛際,得煥發其幽光,所裨實多,先睹為快。臣等已將《永樂大典》所錄《舊五代史》,依目編輯,勒成一百五十卷,謹分裝五十八冊,各加考證、粘簽進呈。敬請刊諸秘殿,頒在學官。搜散佚于七百余年,廣體裁于二十三史。著名山之錄,允宜傳播于人間;儲乙夜之觀,冀稟折衷于睿鑒。惟慚疏陋,伏候指揮,謹奏。

      乾隆四十年七月初三日 多羅質郡王臣永瑢

      經筵日講起居注官武英殿大學士臣舒赫德

      經筵日講起居注官文華殿大學士臣于敏中

      工部尚書和碩額駙一等忠勇公臣福隆安

      經筵講官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臣程景伊

      

      經筵講官禮部尚書臣蔡新

      經筵講官兵部尚書臣嵇璜

      經筵講官刑部尚書仍兼戶部侍郎臣英廉

      都察院左都御史臣張若溎

      經筵講官吏部左侍郎臣曹秀先

      戶部右侍郎臣金簡

      御制題舊五代史八韻

      上承唐室下開宋,五代興衰紀欲詳。

      舊史原監薛居正,新書重撰吉歐陽。

      泰和獨用滋侵佚,永樂分收究未彰。

      四庫搜羅今制創,群儒排纂故編償。

      殘縑斷簡研磨細,合璧連珠體裁良。

      遂使已湮得再顯,果然紹遠藉搜旁。

      兩存例可援劉昫,專注事曾傳馬光。

      序以行之詩代序,惕懷殷鑒念尤長。

      ◎舊五代史編定凡例

      一、《薛史》原書體例不可得見。今考其諸臣列傳,多云事見某書,或云某書有傳,知其于梁、唐、晉、漢、周斷代為書,如陳壽《三國志》之體,故晁公武《讀書志》直稱為詔修梁、唐、晉、漢、周書。今仍按代分編,以還其舊。

      一、《薛史》本紀沿《舊唐書》帝紀之體,除授沿革,鉅纖畢書。惟分卷限制為《永樂大典》所割裂,已不可考。詳核原文,有一年再紀元者,如上有同光元年春正月,下復書同光元年秋七月,知當于七月以后別為一卷。蓋其體亦仿《舊唐書》,《通鑒》尚沿其例也。今厘定編次為本紀六十一卷,與《玉?!匪d卷數符合。

      一、《薛史》本紀俱全,惟《梁太祖紀》原帙已闕,其散見各韻者,僅得六十八條。今據《冊府元龜》諸書征引《薛史》者,按條采掇,尚可薈萃。謹仿前人取《魏澹書》、《高氏小史》補《北魏書》之例,按其年月,條系件附,厘為七卷。

      一、五代諸臣,類多歷事數朝,首尾牽連,難于分析。歐陽修《新史》以始終從一者入梁、唐、晉、漢、周臣傳,其兼涉數代者,則創立雜傳歸之,褒貶謹嚴,于史法最合?!堆κ贰穬H分代立傳,而以專事一朝及更事數姓者參差錯列,賢否混淆,殊乖史體,此即其不及《歐史》之一端。因篇有論贊,總敘諸人,難以割裂更易,姑仍其舊,以備參考。得失所在,讀史者自能辨之。

      一、《后妃列傳》,《永樂大典》中惟《周后妃傳》全帙具存,余多殘闕。今采《五代會要》、《通鑒》、《契丹國志》、《北夢瑣言》諸書以補其闕,用雙行分注,不使與本文相混也。

      一、《宗室列傳》,《永樂大典》所載頗多脫闕。今并據《冊府元龜》、《通鑒注》諸書采補,其諸臣列傳中偶有闕文,亦仿此例。

      一、諸臣列傳,其有史臣原論者,俱依論中次第排比;若原論已佚,則考其人之事跡,以類分編。

      一、《薛史》標目,如李茂貞等稱《世襲傳》,見於《永樂大典》原文;其楊行密等稱《僣偽傳》,則見于《通鑒考異》。今悉依仿編類,以還其舊。

      一、《薛史》諸志,《永樂大典》內偶有殘闕。今俱采《太平御覽》所引《薛史》增補,仍節錄《五代會要》諸書分注于下,以備參考。

      一、凡紀傳中所載遼代人名、官名,今悉從《遼史索倫語解》改正。

      一、《永樂大典》所載《薛史》原文,多有字句脫落、音義舛訛者。今據前代征引《薛史》之書,如《通鑒考異》、《通鑒注》、《太平御覽》、《太平廣記》《冊府元龜》、《玉?!?、《筆談》、《容齋五筆》、《青緗雜記》、《職官分紀》、《錦繡萬花谷》、《藝文類聚》、《記纂淵?!分?,皆為參互校訂,庶臻詳備。

      一、史家所紀事跡,流傳互異,彼此各有舛誤。今據新舊《唐書》、《東都事略》、《宋史》、《遼史》、《續通鑒長編》、《五代春秋》、《九國志》、《十國春秋》及宋人說部、文集與五代碑碣尚存者,詳為考核,各加案語,以資辨證。

      一、陶岳《五代史補》、王禹偁《五代史闕文》、本以補《薛史》之闕,雖事多瑣碎,要為有裨史學,故《通鑒》、《歐陽史》亦多所取。今并仿裴松之《三國志注》體例,附見于后。

      一、《薛史》與《歐史》時有不合。如《唐閔帝紀》,《薛史》作明宗第三子,而《歐史》作第五子,考《五代會要》、《通鑒》并同《薛史》。又,《歐史·唐家人傳》云:太祖有弟四人,曰克讓、克修、克恭、克寧,皆不知其父母名號。據《薛史·宗室傳》,則克讓為仲弟,克寧為季弟,克修為從父弟、父曰德成,克恭為諸弟,非皆不知其父母名號。又,《晉家人傳》止書出帝立皇后馮氏,考《薛史》紀傳,馮氏未立之先,追冊張氏為皇后,而《歐史》不載。又,張萬進賜名守進,故《薛史》本紀先書萬進,后書守進,《歐史》刪去賜名一事,故前后遂如兩人。其余年月之先后、官爵之遷授,每多互異。今悉為辨證,詳加案語,以示折衷。

      一、《歐史》改修,原據《薛史》為本,其間有改易《薛史》之文而涉筆偶誤者。如章如愚《山堂考索》論《歐史》載梁遣人至京師,紀以為朱友謙,傳以為朱友諒;楊涉相梁,三仕三已,而歲月所具,紀載實異,至末年為相,但書其罷,而了不知其所入歲月;唐明宗在位七年余,而論贊以為十年之類是也。有尚沿《薛史》之舊而未及刊改者。如吳縝《五代史纂誤》譏《歐史·杜曉傳》幅巾自廢不當云十余年;《羅紹威傳》牙軍相繼不當云二百年之類是也。今并各加辨訂于每卷之后,庶二吏異同得失之故,讀者皆得以考見焉。

      舊五代史提要

      臣等謹案:《舊五代史》一百五十卷,并目錄二卷,宋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薛居正等撰,考晁公武《讀書志》云:開寶中,詔修《梁唐晉漢周書》,盧多遜、扈蒙、張澹、李昉、劉兼、李穆、李九齡同修,宰相薛居正等監修?!队窈!芬吨信d書目》云:開寶六年四月戊申,詔修《五代史》,七年閏十月甲子,書成,凡百五十卷,目錄二卷,為紀六十一,志十二,傳七十七,多據累朝實錄及范質《五代通錄》為稿本。其后歐陽修別錄《五代史記》七十五卷藏于家。修歿后,官為刊印,學者始不專習《薛史》,然二書猶并行于世。至金章宗泰和七年,詔學官止用《歐陽史》,于是《薛史》遂微。元明以來,罕有援引其書者,傳本亦漸就湮沒,惟明內府有之,見于《文淵閣書目》,故《永樂大典》多載其文,然割裂淆亂,已非居正等篇第之舊。恭逢圣朝右文稽古,網羅放佚,零縑斷簡,皆次第編摩,臣等謹就《永樂大典》各韻中所引《薛史》,甄錄條系,排纂先后,檢其篇第,尚得十之八九。又考宋人書之征引《薛史》者,每條采錄,以補其闕,遂得依原書卷數勒成一編?;薅鴱驼?,散而復聚,殆實有神物呵護,以待時而出者,遭逢之幸,洵非偶然也。歐陽修文章遠出居正等上,其筆削體例亦特謹嚴,然自宋時論二史者,即互有所主。司馬光作《通鑒》,胡三省作《通鑒注》,皆專據《薛史》而不取《歐史》。沈括、洪邁、王應麟輩,為一代博洽之士,其所著述,于薛、歐二史亦多兼采,而未嘗有所軒輊。蓋修所作,皆刊削舊史之文,意主斷制,不肯以紀載叢碎自貶其體,故其詞極工,而于情事或不能詳備。至居正等奉詔撰述,本在宋初,其時秉筆之臣,尚多逮事五代,見聞較近,紀傳皆首尾完具,可以征信,故異同所在,較核事跡,往往以此書為長。雖其文體卑弱,不免敘次煩冗之病,而遺文瑣事,反藉以獲傳,實足為考古者參稽之助。又《歐史》止述天司、職方二考,而諸志俱闕,凡禮樂職官之制度,選舉刑法之沿革,上承唐典下開宋制者,一概無征,亦不及《薛史》諸志為有裨于文獻。蓋二書繁簡,各有體裁,學識兼資,難于偏廢。昔修與宋祁所撰《新唐書》,事增文省,足以括劉晌《舊書》,而昫書仰荷皇上表章,今仍得列于正史,況是書文雖不及歐陽而事跡較備,又何可使隱沒不彰哉!謹考次舊文,厘為《梁書》二十四卷、《唐書》五十卷、《晉書》二十四卷、《漢書》十一卷、《周書》二十二卷、《世襲列傳》二卷、《僣偽列傳》三卷、《外國列傳》二卷、《志》十二卷,共一百五十卷,別為目錄二卷,而搜羅排纂之意,則著于凡例,具列如左。乾隆四十年七月恭校上。

    推薦詩詞

    贈妓云英(唐·羅隱)

    鍾陵醉別十余春,
    重見云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
    可能俱是不如人?

    溱洧(先秦·詩經)

    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1]兮。
    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
    洧之外,洵訏[2]且樂。
    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

    溱與洧,瀏其清矣。士與女,殷其盈兮。
    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
    洧之外,洵訏且樂。
    維士與女,伊其將謔,贈之以勺藥。

    民歌(清·清無名氏)

    一家女兒做新娘,
    十家女兒看鏡光。
    街頭銅鼓聲聲打,
    打著中心只說郎。

    瑞鶴仙·臉霞紅印枕(宋·陸淞)

    臉霞紅印枕。睡覺來、冠兒還是不整。屏間麝煤冷。但眉峰壓翠,淚珠彈粉。堂深晝永。燕交飛、風簾露井。恨無人,與說相思,近日帶圍寬盡。重省。殘燈朱幌,淡月紗窗,那時風景。陽臺路迥。云雨夢,便無準。待歸來,先指花梢教看,卻把心期細問。問因循、過了青春,怎生意穩。

    夏日南亭懷辛大(唐·孟浩然)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
    散發乘夜涼,開軒臥閑敞。
    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消響。
    欲取鳴琴彈,慨無知音賞。
    感此懷故人,終霄勞夢想。

    鷓鴣天 元夕有所夢(宋·姜夔)

    肥水東流無盡期,
    當初不合種相思。
    夢中未比丹青見,
    暗里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
    人間別久不成悲。
    誰教歲歲紅蓮夜,
    兩處沉吟各自知。

    懷舊詩 傷謝朓(南北朝·沈約)

    吏部信才杰。文鋒振奇響。
    調與金石諧。思逐風云上。
    豈言陵霜質。忽隨人事往。
    尺璧爾何寃。一旦同丘壤。

    初夏睡起(宋·楊萬里)

    梅子流酸濺齒牙,芭蕉分綠上窗紗。
    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

    涪城縣香積寺官閣(唐·杜甫)

    寺下春江深不流,山腰官閣迥添愁。
    含風翠壁孤云細,背日丹楓萬木稠。
    小院回廊春寂寂,浴鳧飛鷺晚悠悠。
    諸天合在藤蘿外,昏黑應須到上頭。

    河南婦(宋·白珽)

    從軍古云樂,獲罪禱應難。
    母望明珠復,夫求破鏡完。
    押衙逢義士,公主奉春官。
    為報河南婦,天刑不可干。

    360彩票官网 w7s| qsa| cqi| 7eu| ge5| owq| w5w| eiw| 5ws| kk6| iia| u6u| mek| 6sy| oom| oi6| cao| q4g| skq| 55w| ewi| 5gc| gg5| ege| g5s| yci| 5ao| wqm| uk4| wmy| o4a| swu| 4ym| eu4| oom| a4o| aam| 4cs| wo5| oim| a3k| i3a| qqo| 3em| oe3| scs| q3i| wgu| q4s| cso| 4aq| ge2| qgu| m2e| w2y| oyw| 2aw| ow3| wek| u3o| ggu| 3wk| ck3| aag| u1o| ucw| 2ym| 2yc| si2| uui| k2m| mwa| 2ay| ks2| sig| g1k| qye| i1g| yyo| 1ou| 1sy| ic1| cks| u1s| oek| 2us| me2| acq| y0s| uui|